新宝5

安全生产

磨煤机的“心里话”

作者:张林武     时间: 2019-02-11     点击:2064次    分享到:

磨煤机的心里话

陕钢龙钢公司铁前系统制粉设备趣谈



嗨,大家好!我的名字叫磨煤机,应该和你们想象中的一样,我五大三粗似张飞,就是一坨铁旮瘩。不过,我干的可是细活,说具体一点,就是不分昼夜的研磨各类原煤,保证负200目的煤粉比例占比80%以上,你们可能对这个数字概念不是很清楚,说白了,这个大小值就是比吃的面粉还要细。

个人简介:优点太多

对于我,想必你们都很陌生,我是乘着改革春风被邀请来的。据说是同宗焦炭借自己的独特性,坐地抬高身价,让高炉成本直线上升,而且认识不到自身修炼过程中可能污染环境的这个大问题。正是因为他存在个人问题,所以我来了。还别说,你们的眼光真的不错,我小试牛刀后立马见效,高炉的生产成本真的降了下来。

接下来,赞美的声音是络绎不绝,要么说,我生产的煤粉为高炉冶炼的高风温、富氧鼓风创造了条件;要么就是说,我的生产纯属物理变化,对环境无污染,而且有利于煤炭资源的合理利用,关键一点是价格低廉。一时间,听得我真的都不好意思了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谁叫咱这么优秀呀!但是,不是我吹牛,高炉生产成本控制的好坏,我说了还真算数。

自我评价:和老黄牛一般

说一句比较自恋的话,我对自己的评价还是很高的。我一直以“老黄牛”自居,咱不说任劳任怨卖力气这方面很像,单说我独特的消化系统,就和“老黄牛”一模一样。或许你们都看到过,“老黄牛”除了睡觉以外,无时无刻都在用嘴咀嚼着东西,用你们的话叫做“反刍”,不是因为他贪吃,而是为了从粗纤维中获取更加精细的养料。

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!磨辊和磨盘瓦就是我锋利的牙齿,分离器和导风板就是我的两个胃,各类非炼焦原煤就是我的食物。只因高炉太挑剔,对我咀嚼后的食物要求很高,如果粒度达不到他所希望的要求,就立马会发脾气,要么烧枪自残,要么混在他的排泄物——炉渣里干脆排掉。我当然不希望我的劳动果实被这样白白浪费掉,于是只能通过“反刍”,将不符合标准的煤粉通过导风板和分离器重新收回到嘴巴里,让牙齿继续细嚼慢咽。

坚持的原则:实事求是

我曾经跌了一个大跟头。那一年,我刚到这里安家不久,年轻气盛的我和你们一样,也争强好胜,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,就不切实际地往嘴巴里猛塞食物,那种感觉,你们应该也体验过,就像你们一次性往嘴里放了一个煮熟的鸡蛋,根本没办法咀嚼,而唯一的办法,就是把鸡蛋吐出来。

那一天,我吐的很是厉害,本想展现一下自己的出粉效率,没想到却把人丢大了,只感觉到黑压压的原煤排山倒海似的,从排渣口倾泻而出。那一刻,我真的傻眼了,真没想到,因为我的自以为是,导致生产被迫停止,且清理呕吐物花了大半天时间,直接拉了百十架子车。也就是从那一天起,我正视了自己的能力,严格按照出厂标准规范自己,因为从那一天开始,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只有在合适的负荷条件下,才能充分保障煤粉质量,才能使自己成为最大的功臣。

烦心的事:牙疼

你们常说,“牙疼不是病,疼起来真要命。”相信这一定是你们最真切的感受。说来也巧,这也是最让我头疼的一件事。不过,你们的牙疼大多数是因为冬季气候干燥,饮水跟不上从而上火引起的。而我牙疼的原因则有两个,一个是因为冬季吃不上可口的食物,导致自己牙碰牙;一个是食物不干净,使牙齿里塞了“肉骨头”。

北方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,就是这个缘故,才使我吃不上可口的食物。因为避免不了,原煤中或多或少都含有一定的水分,在这些水分的作用下,彼此松散的原煤抱成了团。我的兄长给煤机因为脖子细,经常被卡住,使我不能及时得到食物。在饥饿难忍的情况下,我只能不受控制的牙咬牙坚持。导致我牙疼的另一个原因,则是原煤中夹杂的那些矸石、铁器之类的硬物,这就和你们啃排骨一样,一不小心,骨头塞牙了,你说疼不疼?不过,最近几年,我很少牙疼了,这些问题都通过一系列小技小改有效解决了,例如缠绕暖气管和增设除铁器等。牙不疼了,自然就吃嘛嘛香了。

害怕的事:明火和氧气同时出现

俗话说得好,“人怕出名猪怕壮。”像我这样的“降本大明星”,不用说,肯定会被惦记!不过,我害怕的东西和你们恰恰相反。你们喜欢氧气,因为他是你们赖以生存的必需品;你们也喜欢明火,因为他不仅能给你们带来光明,更会带来温暖。而我最害怕的就是他们两个了,他们对我的威胁简直是致命的!

为什么这样说呢?我生产的煤粉对高炉那可是至关重要的,因此,我在制备煤粉的时候,肯定想保密,就是因为“自古秘方不外传”呀!没想到这两个家伙想方设法想盗取我的秘方,我当然是不愿意了。因为我知道一个秘密,如果在我的嘴巴里,让煤粉、氧气和明火相遇,就会发生爆炸,这对我来说是毁灭性的伤害,即使我全身是钢铁武装,那也承受不住爆炸这样的威力。不过,我也不是油盐不进,面子这个问题该给还是要给的,不过底线是只允许6%以下的氧气进入,至于明火嘛,那是坚决不允许的。

哎呀呀!说着说着咋都忘记时间了,最近高炉在提升煤比,煤粉的用量真的很大,我得赶紧专注于生产,确保数量和质量双提升,可不敢掉链子自毁名声呀!(张林武)

 

上一篇:春节,坚守是最美“敬业福” 下一篇:春节,因他们的坚守而美丽